文章內容

徐渭

過目不忘人人嚮往 他卻啞著嗓音喃喃
這怎會是什麼
好事 又怎會讓自己歷經滄桑 卻始終記得所有畫面
像在昨日 稱讚聲也曾群起鼓掌
心志在連八次落在孫山後
也已遠去 再次重申 哪怕也像在昨天
心卻隔了萬重山險
一併顛覆了世界 一併顛覆起放蕩不羈的人生
活在茫茫然 牽絲引導般誤殺了妻子
卻無法殺了自己 還不是苟延在濃重筆墨下
死守窮困潦倒
也不允諾 拜倒在金銀權貴委身乞憐
釘子斧頭 敲碎了腎敲碎了頭顱
終究死不了 忘不掉
臨終身邊再無旁人 左右也不過一條狗
倒落在雜亂稻草邊
門口掛著一副 對聯
幾間東倒西歪屋 一個南腔北調人
作家:mm
發表於 2019.04.16 37
全新批閱服務,熱寫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