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內容

《文君傳奇之 少年 》第一章

一、初出茅廬百事誤
我姓文,名安照,字君,自號綸君居士,今年十二歲。父親文儒禹是文家銀樓的老闆,母親曹家昭是敦裕國小的學務主任。家中有一個小我四歲的二妹文燕鶯,字霞君。還有一個小八歲的小妹文絳玉,字朝君。以及才出生三個月的雙胞胎弟弟:三弟文墨今,字觀中;四弟曹善今,字裕中。我父親家的長輩除了祖父母之外,有大姑姑文儒欣,伯伯文儒治,叔叔文儒承,和一位小我六小時十二分二十四秒(太詳細了,是不是?)的小姑姑文習君。小姑姑是他們兄弟姊妹裡名字唯一不是「儒」字輩的,也是唯一有字的長輩。小姑姑她名「習君」意思是「學習文君」,字安梔是因為她和我同天出生,而且又生在梔子花盛開的時候。
好啦,岔開這麼多了,該來說說故事啦
事情發生在這次寒假。一向是自學生的我終於「安定」下來,不再「四處漂泊」了。這十一年來,我一邊學習,一邊跟著親朋戚友環遊世界,已經踏遍了全球五分之四的地區(沒開玩笑)。今年寒假,身為敦裕國小主任的母親,決議要讓我這個「不食人間煙火」的文大小姐跟著二妹霞君、安梔姑姑上學去啦,這實是一項「重大」的消息。霞君她十分興奮,在開學前一晚,她留在我和安梔姑姑的房間裡(安梔姑姑為何會住在寒舍的事情,之後有提到自會詳細說明)「大放厥詞」,吵得我和姑姑雞犬不寧,最後在姑姑和母親的三催四請之下,才連拉帶拖的被轟出房間。
以主任的身分要使我和姑姑在同一班級上課本是不難,更何況母親是「學務主任」這項職位了。第二天一早,我照常到院子中散步,欣賞還未凋謝的曇花,眼光突然飄向手中的懷錶,發現「為時已晚」,再不去整理儀容,只怕開學第一天就要遲到(我家相當懷舊,我是穿著古裝劇裡大家閨秀的那種睡衣睡覺的)。我縱身一躍,便跳進臥室外的陽台(也沒開玩笑,小女子會些武術,今後武術在故事中的地位極高)。進房後,看見披頭散髮的姑姑坐在雕花梳妝台前,睡眼惺忪的看著我,要我為她梳頭。我抱歉的對她一笑,指了指身上的衣服,表示我今日也自身難保了,無暇照應她。她吐了吐舌頭,頑皮的做了個鬼臉,自顧自的梳起了頭(明明可以自己來),我急忙換上了校服,揮別(好像沒那麼嚴重)了陪我四年的一套旗袍,差點就淚灑衣襟。然後快速換上姑姑的另一套校服。我想不出除了髻子還有什麼髮型,只得挽了一個髻子,插上一支簡單的雕花木簪。這時,身後傳出姑姑的一陣咯咯嬌笑,我滿臉疑惑的轉過頭去:只見姑姑紮好了一束時髦的馬尾,而我則盤好了一個古色古香的髮髻,兩人形成了強烈對比。姑姑轟然大笑起來,笑到直不起腰來。等她笑完之後,說:「小照,哪有人上學又挽髻子又插髮簪的啊?來來來,你照個鏡子,瞧瞧自己是什麼樣子的。」她說完又是一陣爆笑,我臉紅了起來,低下頭嘀咕著:「人家就只會盤髻子嘛......」話未說完,姑姑已經拉著我的手坐到雕花梳妝台前,把我的髮型做一個徹底的改造。過不多久,鏡中的我從一開始的大家閨秀,便成了一個神采奕奕的大姑娘了。我連聲向姑姑道謝,然後就拉起她的手,快步出了家門。霞君在院子裡等我們等到不耐煩,便自行離去,我就和姑姑手拉手的往學校的方向走去。
作家:奇遇
發表於 2024.04.21 46
全新批閱服務,熱寫上市
作文批閱包讓寫作不再淚滴卡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