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內容

請給我陽光

我清清楚楚記得五年級時在補習班的那段痛苦的過往。
那時,我最好的朋友已經離開了補習班。全班只有少少的五個人,而我在那裡也沒有其他朋友了,我好無助、好孤單。
而霸凌則是慢慢開始的。
我因為非常喜歡我們的老師,所以我永遠都是座第一個位子。老師不管問甚麼問題我也永遠是第一個舉手回答的。我也每次都是回答的最正確的一個。但漸漸地,開始有人在我背後說「愛現鬼」和一些難聽的髒字咒罵我。我有跟老師反映,但老師只是叫他們抄一遍課文就沒事了,而他們,還是繼續咒罵我、貶低我。我一直告訴我自己,「他們只是忌妒我,他們只是一群可悲的男生」但我還是好生氣、好生氣。我開始討厭去補習班了,我開始討厭那個冷氣太強,冷冰冰,燈光太亮,沒有溫暖的地方。我告訴爸爸我想離開那個地方,但他卻說我需要成長,需要學會如何應付他們。我好氣他,他怎麼可以這麼說?他不知道我在那裡有多麼不快樂嗎?
有一次,上課時,老師請我們全班一起討論答案。我和那個帶頭欺負我的男生吵得不可開交,我跟他說答案是A,但是他非常堅定的說是C,他放下話說:「我跟妳說是C就是C不然我去問老師。」 他把課本拿給老師過目,老師溫柔地跟他說一些話,他的耳朵變得越來越紅了,但是他轉身說:「老師說是C! 」
老師看了過來,說:「凱文(假名)我要講幾遍給你聽你才知道答案是A?」凱文的臉全紅了,我也大笑了出來。
但是等我們全部做完功課下課後,凱文問我要不要一起去打躲避球,我不想答應,但還是被他們拉去了公園。我們只有四個人,所以我們打算打夾心,我的球類運動算是很厲害,但是凱文卻是躲避球校隊的,所以他當然是外場的。可能只是我的心理作用,但是我感覺他的球處處針對我,我其實可以一直躲球,但是我們是在公園的體育館打球,位置並不多,所以我只好接球。就在我不注意時,凱文正瞄準我的方向打來,我想要趕緊躲開,但是已經來不急了,球快速地打在我肚子上了,我好想要穿越任意門利馬回家,但是我已經火冒三丈了,我受夠了。我抱著我的肚子大聲地朝他大嚷:「你覺得這樣一直欺負我很好玩嗎?我忍受你很久了!你?…你」我控制不住的小聲啜泣。一個和我們一起打球的男生把我扶起來,我喃喃說了句謝謝就跑走了。回家後我把臉埋在枕頭大哭,還好家人都還沒回來,不然我豈不是丟臉死了。
那晚,我思考了很久,也許我可以試著不去理會那些閒言閒語,我可以試著不要取理會他。我在未來一定還會遇到很多對我不滿意、喜歡說我雜言穢語的人。那又如何呢?他們說的不是事實,他們說這些話不是因為我不夠好,而是他們忌妒我的好。明天,我不會再傷心難過了,因為我不需要理會那些不喜歡我的人了。
作家:Nico
發表於 2019.07.10 46
老師回應

本篇5級分,過程清楚,也能表達自己的心情,若霸凌仍持續,請一定要找大人協助。

全新批閱服務,熱寫上市